巧手花馍传周礼 | 致我们正在消逝的文化印记

    分享到:
    点击次数:1439 更新时间:2019年06月27日10:58:22 打印此页 关闭

    饮食 对于中国人而言,从来都不是为了简单地果腹。从食材的获取到烹饪的过程再到菜品的名称、就餐的仪式,几乎每一味食物都蕴含着我们民族的习惯、性格甚至思想和哲学。
    然而,民俗的流变、健康的理念、环境的影响、传承的断档却让曾经的一些美食如今在餐桌上越来越难觅踪迹了。从满汉全席到徽州糕饼,从水席到盆菜,当美食的记忆渐行渐远,遗憾的绝不仅仅是口腹之欲。
    清明节前后,渭北高原上的麦子,拔节疯长。


    黄河以西二十里,陕西合阳县护难村的行俊肖老人,一大早就起来和面,她应了客人的邀约,要制作一对老虎花馍,这是普遍流行于我国北方的,用面捏制的艺术品。


    行俊肖:你看这面,现在就是面光了,手光了,盆光了。这就达到了和面的要求了。面不好就做不了好活。这是一连贯的。


    面团在暖和的地方,饧三四十分钟,水分完全渗入面粉的每一个分子当中。面筋发挥着它的作用,硬梆的面团,变得柔软起来。行俊肖切出一小块,放在左手掌心,用右手的小鱼际揉搓着。


    记者:这工具也都是手边上的东西?!
    行俊肖:嗯,不值钱,但又离不了。


    顶针、小梳子、镊子、剪刀、笔帽……,日常的这些小物件,都成了行俊肖最趁手的工具。一块块不同大小的面块,在行俊肖的手上,变成了一个个或圆或扁,形态各异的花馍零件。
    行俊肖对老伴说:赶紧烧火。老汉整天专门就是,火工,给我烧火。


    面,发上三五十分钟,再上锅蒸三五十分钟,雪白的花馍出锅。行俊肖戴上眼镜,和好染料,一手端着馍,一手捏着画笔:


    行俊肖:蒸馍做的再好,染得不好也不行,这就叫过渡色。深桃红、浅桃红、金黄色、黄色、皂绿色、浅蓝的。


    半个小时后,一对插在大馄饨上的小老虎,出现在行俊肖的手中。形态俊俏可爱,麦香浓郁,扑鼻而来。


    上一条:六旬老太巧手捏花馍 下一条:年味,主要看民俗!泰山祈福喜馍馍,还你一个民俗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