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花馍 民间花馍中的文化隐喻

    分享到:
    点击次数:2021 更新时间:2019年07月26日10:57:35 打印此页 关闭

    素有“无馍不饱”之说。馍的名称和制作方法极为古老,《周礼·天官·醯人》载有“羞豆之食,酡食糁食”。汉代郑司龙注云:“酡食以酒为饼,民人用酵糟。”饼即“蒸饼”,古代“馍”的通称,后来也称馒头。这段话告诉我们,以酒酿或酵子发面而蒸成的馍,在周代已经是宫廷和民间的美食了。而这种用酒曲做酵母发面蒸馍的古老方式在以乡宁县城为中心的地区保存得最为完整。乡宁馍也由此而开发成一种既有古老历史又有现代意味的商品,远销省内外,深受人们喜爱。
    晋南人爱吃馍,也将馍做到了极致,尤其是在古代礼馍基础上发展而起来的面塑,在民间叫面花,通俗的称呼是花馍,更是将基于馍的这种民间艺术发展到登峰造极。花馍是一种面食艺术,是黄河流域汉民族在岁时节日和人生礼仪等民俗中不可缺少的一样物件,它深深地融入了当地群众的生活之中。花馍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宋代《东京梦华录》等书中就详细记载了当时东京汴梁城制作,出售各种面花艺术和民间习俗的情况。实际上比这更早,所以说花馍艺术是一种由风俗习惯久而积淀成的极有代表性的地方文化。之所以世代相传,进一步推广而丰富,受到人们的喜爱与青睐,正是因为它所注入的世代文化的积淀和创作者没有一丝一毫功利思想的热情和才思,使得它成为一种源于民俗而高于民俗的朴素文化。
    黄河流域的晋南大地,确切地说是以云丘山为中心的这片地区,是中国农业方明的发祥地之一,后稷教人稼穑的传说就发生在云丘山脚下的稷山。长久以来晋南地区一直就是小麦的主产区之一,这一切都为花馍的产生、衍变、丰富与发展,奠定了天时地利的优越条件。随着岁月的积累,到今天,花馍不仅沿袭了古代的一些民俗文化的特点,也不断的花样翻新,其内容丰富,色彩绚烂,造型众多,无不使人眼花缭乱。在我们欣赏花馍稚拙简朴的美的时候,对它的源头会产生许多联想。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种花馍就是远古文化的一个符号。我们不敢说全部,但只少敢说,在许多的花馍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令人深思的文化隐喻。
    一、祭祀的演变:古代的人们,对千变万化的大自然还不能科学的去理解,对神秘的自然力量无不充满敬畏和恐惧。因而祭祀天地之间的万物神灵,总是用自己认为最圣洁最美好的物品,比如美玉、比如青铜礼品,比如自己珍爱的家畜牛羊猪之类,其至不惜以自己同类的生命,这就是“人性”或“人殉”。随着人类文明进程的发展,或者因为经济条件的限制,人们从奢侈、残忍的迷茫中慢慢地走了出来,渐渐地用经济和文明的方式代替过去的祭祀仪式,比如用陶瓷、木制的礼器代替美玉和青铜,用面制的花馍代替实际的三牲或人牲,这应该是花馍最古老的起源之一,从中我们不难窥见古代祭祀的遗风。
    在笔者的老家,人去世下葬时,往往要捏一面人,放进棺材中,我们是否可理解为古代“人殉”的遗风。在献礼中有一种必不可少极为特殊的面塑,这就是油炸的“车轮子”。它所隐喻的意义极为明白,王公贵族用真的车马陪葬,而一般百姓是难以企及的,用油炸的“车轮子”作为献礼,正是表现了一种美好的寄托,其中演变的轨迹是一目了然的。旧时,村里生了小孩、满月时,亲戚朋友都要送或蒸或烤的一种很大的圆圈馍,在我们当地叫“牛囫囵”,在举行庆贺仪式的时候,或真正地或象征地在小孩的脖颈上套一下。其中的隐喻,“囫囵”和“混沌”音近,民间传说,混沌初开,盘古开天辟地,在这里的喻意就是混沌初开,一个新的生命诞生出来了。而这种“牛囫囵”的造型宛如一个精致的玉壁,古人以玉不同的造型,“方礼天,圆礼地”。圆形 “牛囫囵”的形状不仅直接来源于古代的玉壁,而且也演袭了圆礼地的含义,地为阴,代表女性,礼地就是对诞生生命的母亲女体的赞美。还有许多地方在不同的时令与场合,要蒸面牛、面羊、面猪、面鸡等作为祭祀的花馍,其源于古代三牲的轨迹,更是十分明白了。花馍中暗含古代祭祀的隐喻,不是作者的奇思妙想,而是中国民间文化千百年的演变中就一直存在的。从新疆土鲁番阿斯塔娜墓出土的面制人俑和小猪,据科学测定距今至少已有一千三百年的历史了。民间还有一个传说,相传三国孔明伐南蛮,在渡芦江时忽遇狂风大作,机制的孔明随即以面料制成人头与牲礼模样来祭拜江神,部队得以安然渡江并顺利平定南蛮。由此可见,花馍制作的历史多么悠久,而其作为祭祀礼品的功能更是显而易见的。可惜的是花馍不能如玉、青铜、陶瓷那样长久地保存,所以,我们今天很难窥见古时花馍的真容。
    二、图腾的遗存。古时的人们不能完全认识到人类从何而来,对人类的起源不能做出科学的解释,因此不同的族群由于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喜好,演绎出本民族或本族群千奇白怪的原生神话,认定某种动物或植物就是自己的先祖,逐渐演变成一种形而上意义上的图腾。直至今天,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龙就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文化图腾。而回族则认为猪是自己的先祖,回民的不食猪肉则是这种文化图腾的反映。在西南少数民族中,至今有依然认为蝴蝶是自己的先祖。而在印度,牛不像我国是奴役的对像,而是至高无上的神灵,这些都是文化图腾的表现。文化图腾,不仅存在于我国,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
    文化图腾在花馍中的隐喻也很普通。龙和凤是中华民族共有的文化图腾,它们不是自然中的实物,而是多种图腾的融合与嫁接,而龙和凤正是花馍这种民间艺术中最常见的艺术形象。当然我们不排斥后世赋于它们吉祥如意,男女婚合的多种含义,但是从根本上讲,它们依然是古老图腾的延续与发展。在我县的双鹤乡南崖村的庙会上,我们可以见到献食中有一种双燕形状的花馍,这也是古老图腾的遗存。在我县清明节上坟的献食中有蛇馍馍、有刺鱼鱼、年馍中有猪头,平时的花馍中有虎、有狮、有羊、有鸡等等,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虽然今天我们不能完全地、准确地说出它们所象征的意义,但是追根究底,无法排除它们所包含的远古文化图腾的隐喻。
    三、生殖崇拜的影子:在古代,人们把粮食的生产、家畜的兴旺、人口的繁衍看得同等重要,原始的生殖崇拜是在人类发展的某个阶段共有的信仰。生殖崇拜也是云丘山中和文化的一大主题,春日放野和挑花蓝的古老民俗,对天然石祖和女阴的崇拜,无不突出了原始生殖崇拜的主题。而这一主题在花馍中的隐喻,更是普遍地存在着。
    在山西和陕西的许多地方,过事的时候经常使用一种叫做“混沌”的礼馍,这里的“混沌”不同于眼下通称的“馄饨”,它是一种圆形的硕大的礼馍,有的是素面,有的表面有装饰物,每个大馍的顶部都有裂开的“嘴嘴”,还有的有装饰的花沿。据考证,这种馍的形状来自于女性的乳房,是母第社会生殖崇拜文化的一种遗存。寒食上坟馍中,最典型的是子柱和刺鱼,子柱上盘单头蛇或双头蛇,蛇与男性生殖系统有关,蛇状具有人类繁衍的意味。而刺鱼则与女性生殖系统有关,同样暗含着生殖崇拜的隐喻。类似的例子还有女性生孩子时,亲戚看望要送桃形花馍,这也是源自女性的乳房。而后来演变出来的寿桃,虽然离原本的意义远了些,但关乎人类繁衍的本义仍然可以窥见一斑。上坟的同时还要敬献后土,在我的家乡只能用圆馍而不能用其它形状的礼馍,这依然与后土是女性的象征,圆馍源自女性的乳房不无关联。在笔者的老家,寒食节时要专为女孩子蒸一种叫做“花蓝”的礼馍,看似没有什么意义,探根追源起来,仍然与古老的生殖崇拜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人们常说,姑娘好比一朵花,表面看是以花比喻女孩子的美丽,实际上也包含着生殖崇拜的隐喻。古代的人们,常常把女性生殖器的形状和功能与自然界中的花儿联系在一起。在印度古代,也用莲花象征女孩子性的生殖能力,代表多产、力量及生命的创造,同时也是丰然、神圣、不死的象征。中国也习惯称小女孩子为含苞待发,把女人第一次性生活形象地称作“开苞”。如此,就难怪花馍的装饰上经常可以见到各种各样的花儿了,比如传统馍中的女儿钻莲,莲生贵子,蜜蜂采花,蝴蝶恋花等等,无不包含着生殖崇拜的隐喻,隐隐约约向我们传递着古老的文化信息。
    四、吉祥的祝福:随着时光的发展,远古的文化从人们的思维中慢慢地淡化出去,而只留下了丝丝缕缕的模糊记忆。而随着文化的积淀与发展,民间花馍艺术也一层一层地累积上了各个时代不同的文化特征,注入了更繁杂更丰富的文化内涵。到了今天,古老文化信息在花馍中隐藏得愈来愈深,年轻的一代已经很难理解它们所包含的文化隐喻了。除了欣赏它的艺术美之外,更多的理解就是花馍所隐喻的吉祥的祝福这种普通的价值了。其实表达吉祥祝福这种文化隐喻在花馍这种民间艺术中古已有之,只是在其它内涵慢慢消褪的同时,这种内涵就日渐地凸现了出来,被人为地放大了。
    在传统的婚俗中,新人的洞房中要放置一对石榴肖形馍,在其它的岁时节日和人生礼义中,这种石榴馍也不乏见,石榴多子,中国古代的人们崇尚多子多福,赋于石榴这种多子,生命力强的自然物以神性,使其发展成为多子多福的象征物,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愿望。诸如莲子,也是与此相同的内含。而花馍中的佛手则是利用谐音,表达了人们对“福寿”的斯盼和祝愿。而年节中经常出现的花馍“枣山”,则是达了风调雨顺,米面成山的美好愿望。由隐喻生殖崇拜而演变出今天孩子满月的桃形馍,和老人寿诞时的寿桃馍,则是表达了人们逃避灾难,一生平安和期盼,老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良好愿望。《西游记》中王母娘娘的蟠桃会,对这种礼俗的蔓延和发展,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们说以龙和凤为主体的花馍,不仅隐喻了古才的图腾文化,也包含着一种美好的祝福。龙与凤凰的配合、对应、互补的情形,广泛流行于民众之间,在不地域、不同民族的习俗之中均有反映,其寓意多是阴阳和谐,婚恋美满,求吉祈福。牡丹花象征富贵,鸳鸯鸟象征白头谐老,美满姻缘,喜鹊登枝寓意报喜,狮虎则是精神和力量的象征,仙鹤喻意长寿,鱼儿象征年年有余,这些反映到花馍这种民间文化艺术中,无不隐喻着人们美好的意愿和吉祥的祝福。至于普遍流行于晋南地区的年节礼馍“枣花”馍,尽管有人说其含有“早早化育”的含义,但从其与道教太极图阴阳鱼相似的形状与图案看,我更愿相信它就是道教文化在花馍艺术中的体现。我们应该知道,道教是我国原生的宗教,而春节所供拜祭拜的神灵,除了我们的祖先之外,几乎全部都是广义道教中的神灵。
    五、远古农耕的光芒:说到花馍这种古老的民间文化艺术,我就不能不想到一个流传在汉民族中间特殊的古老节日,这就在正月二十三日的添仓节。添包节时兴面塑,在作者老家一带,每到正月二十三,家家户户用黍面捏制谷仓、狗狗、牛马猪鸡,十二属性,劳动场面如打场、碾米、磨面、犁地等等,五花八门,无所不有。而其最占主导地位的花馍,就是十分逼真的“谷穗”馍。到了晚上,添置灯油,点火上灯,整个村庄,灯光闪烁,人影绰约,神秘而又热闹,给人留下难以磨来的记忆,其中反映了人们渴盼丰收,渴盼安宁,渴盼幸福的美好愿望。
    这种面塑也是花馍的一种体现,但我看重的不是它的样式,而是它的材质——黍面(在县城一代用谷面)。黍子是我国古老的食用作物,又称“糜子”或“稷”。有人说稷是谷子,还有人说稷是高梁,据我的理解,稷应该是古代人们对壳类食用作物,包括谷子、黍子、高梁的统称,难怪添仓节占主要地位的花馍是谷穗,其材质是黍面或谷面了。而这个“稷”正是后稷的稷,也是稷山的稷,由此可以看出,后稷“教人稼穑”的主要农作物不是小麦,不是稻子,也不是玉米,而是稷,也就是黍子、谷子、高梁等。由此不难看出,我国古老的食用作物就是今天已经很少种植的黍子、谷子类。有意思的是,在作者出生的山村里,前些年出土了一盘“小眼石磨”,哪个年代难以确定,但是,由此可以推断出在当时有没有小麦不敢确定,而玉米这种大颗粒的食用作物是肯定还没有出现的。所以,我们可以说,添仓节保留下来的以黍面为材质的这种“花馍”,比以小麦为材质的花馍肯定要早得多。这种习俗在晋南地区的保留,也折射出以云丘山、稷山为中心的这片区域早期农耕文明的光芒,也许这正是花馍这种民间艺术的源头。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单我将其单列出来,就是希望引起研究花馍艺术专家学者的注意,以期发掘其隐含更多更深的喻义,帮助人们更好地关注这种民间艺术的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
    节日与风俗,是人类认识自然和征服自然的积淀物,从某种角度上讲,它反映了人类文明的进程。而依附于岁时节日和人生礼仪产生、演变、发展到今天的花馍艺术,是自然崇拜,宗教思想,心理意识,造型语言的综合凝聚物,它传递的是远古文明的信息,是解读传统文化极具价值的符号,其中暗含着我们了解历史、认识历史生动活泼的文化隐喻。花馍艺术使民间习俗成为一种充实的文化,而发展变化的民间习俗又为花馍的发生和发展提供了土壤和空气,最终使民间艺术和民间习俗成为一种文化整体。各式各样的花馍,追根究底,都有它特定的含义,这种含义又都有鲜明的文化指向和表述文式。所以,我们说研究花馍这种民间艺术,就是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窗口。花馍在时令节日和人生礼仪中,虽然是以“食”的面目出现的,但是它已经远远地超越了食用的价值,人们赋于它更多的文化和宗教的意味,从而成为一种研究传统文化鲜活的资料。这是每个爱好和研究这种民间艺术的人,都应该十分注意的。馍是山西的特色面食,山西南部的人爱吃馍,素有“无馍不饱”之说。馍的名称和制作方法极为古老,尤其晋南用酵子蒸馍,最为古远。《周礼·天官·醯人》载有“羞豆之食,酡食糁食”。汉代郑司龙注云:“酡食以酒为饼,民人用酵糟。”饼即“蒸饼”,古代“馍”的通称,后来也称馒头。这段话告诉我们,以酒酿或酵子发面而蒸成的馍,在周代已经是宫廷和民间的美食了。而这种用酒曲做酵母发面蒸馍的古老方式在以乡宁县城为中心的地区保存得最为完整。乡宁馍也由此而开发成一种既有古老历史又有现代意味的商品,远销省内外,深受人们喜爱。
    晋南人爱吃馍,也将馍做到了极致,尤其是在古代礼馍基础上发展而起来的面塑,在民间叫面花,通俗的称呼是花馍,更是将基于馍的这种民间艺术发展到登峰造极。花馍是一种面食艺术,是黄河流域汉民族在岁时节日和人生礼仪等民俗中不可缺少的一样物件,它深深地融入了当地群众的生活之中。花馍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宋代《东京梦华录》等书中就详细记载了当时东京汴梁城制作,出售各种面花艺术和民间习俗的情况。实际上比这更早,所以说花馍艺术是一种由风俗习惯久而积淀成的极有代表性的地方文化。之所以世代相传,进一步推广而丰富,受到人们的喜爱与青睐,正是因为它所注入的世代文化的积淀和创作者没有一丝一毫功利思想的热情和才思,使得它成为一种源于民俗而高于民俗的朴素文化。
    黄河流域的晋南大地,确切地说是以云丘山为中心的这片地区,是中国农业方明的发祥地之一,后稷教人稼穑的传说就发生在云丘山脚下的稷山。长久以来晋南地区一直就是小麦的主产区之一,这一切都为花馍的产生、衍变、丰富与发展,奠定了天时地利的优越条件。随着岁月的积累,到今天,花馍不仅沿袭了古代的一些民俗文化的特点,也不断的花样翻新,其内容丰富,色彩绚烂,造型众多,无不使人眼花缭乱。在我们欣赏花馍稚拙简朴的美的时候,对它的源头会产生许多联想。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种花馍就是远古文化的一个符号。我们不敢说全部,但只少敢说,在许多的花馍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令人深思的文化隐喻。
    一、祭祀的演变:古代的人们,对千变万化的大自然还不能科学的去理解,对神秘的自然力量无不充满敬畏和恐惧。因而祭祀天地之间的万物神灵,总是用自己认为最圣洁最美好的物品,比如美玉、比如青铜礼品,比如自己珍爱的家畜牛羊猪之类,其至不惜以自己同类的生命,这就是“人性”或“人殉”。随着人类文明进程的发展,或者因为经济条件的限制,人们从奢侈、残忍的迷茫中慢慢地走了出来,渐渐地用经济和文明的方式代替过去的祭祀仪式,比如用陶瓷、木制的礼器代替美玉和青铜,用面制的花馍代替实际的三牲或人牲,这应该是花馍最古老的起源之一,从中我们不难窥见古代祭祀的遗风。
    在笔者的老家,人去世下葬时,往往要捏一面人,放进棺材中,我们是否可理解为古代“人殉”的遗风。在献礼中有一种必不可少极为特殊的面塑,这就是油炸的“车轮子”。它所隐喻的意义极为明白,王公贵族用真的车马陪葬,而一般百姓是难以企及的,用油炸的“车轮子”作为献礼,正是表现了一种美好的寄托,其中演变的轨迹是一目了然的。旧时,村里生了小孩、满月时,亲戚朋友都要送或蒸或烤的一种很大的圆圈馍,在我们当地叫“牛囫囵”,在举行庆贺仪式的时候,或真正地或象征地在小孩的脖颈上套一下。其中的隐喻,“囫囵”和“混沌”音近,民间传说,混沌初开,盘古开天辟地,在这里的喻意就是混沌初开,一个新的生命诞生出来了。而这种“牛囫囵”的造型宛如一个精致的玉壁,古人以玉不同的造型,“方礼天,圆礼地”。圆形 “牛囫囵”的形状不仅直接来源于古代的玉壁,而且也演袭了圆礼地的含义,地为阴,代表女性,礼地就是对诞生生命的母亲女体的赞美。还有许多地方在不同的时令与场合,要蒸面牛、面羊、面猪、面鸡等作为祭祀的花馍,其源于古代三牲的轨迹,更是十分明白了。花馍中暗含古代祭祀的隐喻,不是作者的奇思妙想,而是中国民间文化千百年的演变中就一直存在的。从新疆土鲁番阿斯塔娜墓出土的面制人俑和小猪,据科学测定距今至少已有一千三百年的历史了。民间还有一个传说,相传三国孔明伐南蛮,在渡芦江时忽遇狂风大作,机制的孔明随即以面料制成人头与牲礼模样来祭拜江神,部队得以安然渡江并顺利平定南蛮。由此可见,花馍制作的历史多么悠久,而其作为祭祀礼品的功能更是显而易见的。可惜的是花馍不能如玉、青铜、陶瓷那样长久地保存,所以,我们今天很难窥见古时花馍的真容。
    二、图腾的遗存。古时的人们不能完全认识到人类从何而来,对人类的起源不能做出科学的解释,因此不同的族群由于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喜好,演绎出本民族或本族群千奇白怪的原生神话,认定某种动物或植物就是自己的先祖,逐渐演变成一种形而上意义上的图腾。直至今天,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龙就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文化图腾。而回族则认为猪是自己的先祖,回民的不食猪肉则是这种文化图腾的反映。在西南少数民族中,至今有依然认为蝴蝶是自己的先祖。而在印度,牛不像我国是奴役的对像,而是至高无上的神灵,这些都是文化图腾的表现。文化图腾,不仅存在于我国,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
    文化图腾在花馍中的隐喻也很普通。龙和凤是中华民族共有的文化图腾,它们不是自然中的实物,而是多种图腾的融合与嫁接,而龙和凤正是花馍这种民间艺术中最常见的艺术形象。当然我们不排斥后世赋于它们吉祥如意,男女婚合的多种含义,但是从根本上讲,它们依然是古老图腾的延续与发展。在我县的双鹤乡南崖村的庙会上,我们可以见到献食中有一种双燕形状的花馍,这也是古老图腾的遗存。在我县清明节上坟的献食中有蛇馍馍、有刺鱼鱼、年馍中有猪头,平时的花馍中有虎、有狮、有羊、有鸡等等,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虽然今天我们不能完全地、准确地说出它们所象征的意义,但是追根究底,无法排除它们所包含的远古文化图腾的隐喻。
    三、生殖崇拜的影子:在古代,人们把粮食的生产、家畜的兴旺、人口的繁衍看得同等重要,原始的生殖崇拜是在人类发展的某个阶段共有的信仰。生殖崇拜也是云丘山中和文化的一大主题,春日放野和挑花蓝的古老民俗,对天然石祖和女阴的崇拜,无不突出了原始生殖崇拜的主题。而这一主题在花馍中的隐喻,更是普遍地存在着。
    在山西和陕西的许多地方,过事的时候经常使用一种叫做“混沌”的礼馍,这里的“混沌”不同于眼下通称的“馄饨”,它是一种圆形的硕大的礼馍,有的是素面,有的表面有装饰物,每个大馍的顶部都有裂开的“嘴嘴”,还有的有装饰的花沿。据考证,这种馍的形状来自于女性的乳房,是母第社会生殖崇拜文化的一种遗存。寒食上坟馍中,最典型的是子柱和刺鱼,子柱上盘单头蛇或双头蛇,蛇与男性生殖系统有关,蛇状具有人类繁衍的意味。而刺鱼则与女性生殖系统有关,同样暗含着生殖崇拜的隐喻。类似的例子还有女性生孩子时,亲戚看望要送桃形花馍,这也是源自女性的乳房。而后来演变出来的寿桃,虽然离原本的意义远了些,但关乎人类繁衍的本义仍然可以窥见一斑。上坟的同时还要敬献后土,在我的家乡只能用圆馍而不能用其它形状的礼馍,这依然与后土是女性的象征,圆馍源自女性的乳房不无关联。在笔者的老家,寒食节时要专为女孩子蒸一种叫做“花蓝”的礼馍,看似没有什么意义,探根追源起来,仍然与古老的生殖崇拜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人们常说,姑娘好比一朵花,表面看是以花比喻女孩子的美丽,实际上也包含着生殖崇拜的隐喻。古代的人们,常常把女性生殖器的形状和功能与自然界中的花儿联系在一起。在印度古代,也用莲花象征女孩子性的生殖能力,代表多产、力量及生命的创造,同时也是丰然、神圣、不死的象征。中国也习惯称小女孩子为含苞待发,把女人第一次性生活形象地称作“开苞”。如此,就难怪花馍的装饰上经常可以见到各种各样的花儿了,比如传统馍中的女儿钻莲,莲生贵子,蜜蜂采花,蝴蝶恋花等等,无不包含着生殖崇拜的隐喻,隐隐约约向我们传递着古老的文化信息。
    四、吉祥的祝福:随着时光的发展,远古的文化从人们的思维中慢慢地淡化出去,而只留下了丝丝缕缕的模糊记忆。而随着文化的积淀与发展,民间花馍艺术也一层一层地累积上了各个时代不同的文化特征,注入了更繁杂更丰富的文化内涵。到了今天,古老文化信息在花馍中隐藏得愈来愈深,年轻的一代已经很难理解它们所包含的文化隐喻了。除了欣赏它的艺术美之外,更多的理解就是花馍所隐喻的吉祥的祝福这种普通的价值了。其实表达吉祥祝福这种文化隐喻在花馍这种民间艺术中古已有之,只是在其它内涵慢慢消褪的同时,这种内涵就日渐地凸现了出来,被人为地放大了。
    在传统的婚俗中,新人的洞房中要放置一对石榴肖形馍,在其它的岁时节日和人生礼义中,这种石榴馍也不乏见,石榴多子,中国古代的人们崇尚多子多福,赋于石榴这种多子,生命力强的自然物以神性,使其发展成为多子多福的象征物,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愿望。诸如莲子,也是与此相同的内含。而花馍中的佛手则是利用谐音,表达了人们对“福寿”的斯盼和祝愿。而年节中经常出现的花馍“枣山”,则是达了风调雨顺,米面成山的美好愿望。由隐喻生殖崇拜而演变出今天孩子满月的桃形馍,和老人寿诞时的寿桃馍,则是表达了人们逃避灾难,一生平安和期盼,老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良好愿望。《西游记》中王母娘娘的蟠桃会,对这种礼俗的蔓延和发展,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们说以龙和凤为主体的花馍,不仅隐喻了古才的图腾文化,也包含着一种美好的祝福。龙与凤凰的配合、对应、互补的情形,广泛流行于民众之间,在不地域、不同民族的习俗之中均有反映,其寓意多是阴阳和谐,婚恋美满,求吉祈福。牡丹花象征富贵,鸳鸯鸟象征白头谐老,美满姻缘,喜鹊登枝寓意报喜,狮虎则是精神和力量的象征,仙鹤喻意长寿,鱼儿象征年年有余,这些反映到花馍这种民间文化艺术中,无不隐喻着人们美好的意愿和吉祥的祝福。至于普遍流行于晋南地区的年节礼馍“枣花”馍,尽管有人说其含有“早早化育”的含义,但从其与道教太极图阴阳鱼相似的形状与图案看,我更愿相信它就是道教文化在花馍艺术中的体现。我们应该知道,道教是我国原生的宗教,而春节所供拜祭拜的神灵,除了我们的祖先之外,几乎全部都是广义道教中的神灵。
    五、远古农耕的光芒:说到花馍这种古老的民间文化艺术,我就不能不想到一个流传在汉民族中间特殊的古老节日,这就在正月二十三日的添仓节。添包节时兴面塑,在作者老家一带,每到正月二十三,家家户户用黍面捏制谷仓、狗狗、牛马猪鸡,十二属性,劳动场面如打场、碾米、磨面、犁地等等,五花八门,无所不有。而其最占主导地位的花馍,就是十分逼真的“谷穗”馍。到了晚上,添置灯油,点火上灯,整个村庄,灯光闪烁,人影绰约,神秘而又热闹,给人留下难以磨来的记忆,其中反映了人们渴盼丰收,渴盼安宁,渴盼幸福的美好愿望。
    这种面塑也是花馍的一种体现,但我看重的不是它的样式,而是它的材质——黍面(在县城一代用谷面)。黍子是我国古老的食用作物,又称“糜子”或“稷”。有人说稷是谷子,还有人说稷是高梁,据我的理解,稷应该是古代人们对壳类食用作物,包括谷子、黍子、高梁的统称,难怪添仓节占主要地位的花馍是谷穗,其材质是黍面或谷面了。而这个“稷”正是后稷的稷,也是稷山的稷,由此可以看出,后稷“教人稼穑”的主要农作物不是小麦,不是稻子,也不是玉米,而是稷,也就是黍子、谷子、高梁等。由此不难看出,我国古老的食用作物就是今天已经很少种植的黍子、谷子类。有意思的是,在作者出生的山村里,前些年出土了一盘“小眼石磨”,哪个年代难以确定,但是,由此可以推断出在当时有没有小麦不敢确定,而玉米这种大颗粒的食用作物是肯定还没有出现的。所以,我们可以说,添仓节保留下来的以黍面为材质的这种“花馍”,比以小麦为材质的花馍肯定要早得多。这种习俗在晋南地区的保留,也折射出以云丘山、稷山为中心的这片区域早期农耕文明的光芒,也许这正是花馍这种民间艺术的源头。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单我将其单列出来,就是希望引起研究花馍艺术专家学者的注意,以期发掘其隐含更多更深的喻义,帮助人们更好地关注这种民间艺术的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
    节日与风俗,是人类认识自然和征服自然的积淀物,从某种角度上讲,它反映了人类文明的进程。而依附于岁时节日和人生礼仪产生、演变、发展到今天的花馍艺术,是自然崇拜,宗教思想,心理意识,造型语言的综合凝聚物,它传递的是远古文明的信息,是解读传统文化极具价值的符号,其中暗含着我们了解历史、认识历史生动活泼的文化隐喻。花馍艺术使民间习俗成为一种充实的文化,而发展变化的民间习俗又为花馍的发生和发展提供了土壤和空气,最终使民间艺术和民间习俗成为一种文化整体。各式各样的花馍,追根究底,都有它特定的含义,这种含义又都有鲜明的文化指向和表述文式。所以,我们说研究花馍这种民间艺术,就是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窗口。花馍在时令节日和人生礼仪中,虽然是以“食”的面目出现的,但是它已经远远地超越了食用的价值,人们赋于它更多的文化和宗教的意味,从而成为一种研究传统文化鲜活的资料。这是每个爱好和研究这种民间艺术的人,都应该十分注意的。

    上一条:泰山花馍巧手捏面塑指尖有绝技 下一条:泰山花馍讲述花馍的来历